您当前位置:龙网—特产 土特产 龙8国际下载特产 龙8国际下载特产网 龙8国际下载土特产 龙8国际下载土特产网 » 行业资讯 » 头条要闻 » 著名经济学家,徐洪才:公有制不完全等于国有 国资要有所为有所不为

著名经济学家,徐洪才:公有制不完全等于国有 国资要有所为有所不为

来源:龙网—特产 土特产 龙8国际下载特产 龙8国际下载特产网 龙8国际下载土特产 龙8国际下载土特产网 发布时间:(2018-03-23)分类:头条要闻字体:   

“有一些领域可以让民间资本或者让私人资本处于控股地位,这是一个大的突破。在一些领域里国有资本已经低于50%了,我觉得这是一个有益的尝试。


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著名经济学家徐洪才近日在接受凤凰网财经国子策专访时认为这是近年国企改革的一大突破。


徐洪才表示,政府和国有企业对民间资本的挤出效应是客观存在的。国际国内的实践经验一再表明,挤出效应其实是效率的损失。要进一步发展生产力,我们就应该避免挤出效应。在很多领域,国有资本发挥的作用越小越小越好。国有资本的作用越小,民间资本生存的空间就越大。


徐洪才还对国子策记者表示,“现在国有资本、民营资本、外资是三足鼎立,不可能国有资本一统天下,没这必要,那也是一种倒退。改革开放中国形成了混合所有制,我们把混合所有制作为一项基本经济制度,而且探索公有制的具体实现形式,公有制不完全等同于国有。


他认为,做优做大做强国有资本不能片面地理解为国有资本四面出击,一定要在所有领域保持全面控股,这种理解就太片面太简单了。一些公益性的领域,国有资本可以考虑控股地位。商业性的领域尽可能地不要占大头,占小股甚至不参与,完全撤退,由私人资本在里边发挥主导作用。他表示,国有资本要有高风亮节,要有风骨,不要有狭隘的心理,主动退出一部分,调动民间积极性,这有什么坏处呢?让民间资本做大做强,搞活了经济,对国家有好处。


以下为专访内容:


凤凰网财经:最近的全国两会上决定开展新一轮国家机构改革,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国企改革是不再设立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把它的职责优化到审计署,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改变?


徐洪才:审计署本身也有监督、查账、审计的职能,监事会也是监督的职能,所以把它门归并很符合机构改革的整体思路,整体思路就是要精简,同样的一件事尽可能由同一个部门来做。过去同一件事有一个部门做,有时一件事有好几个部门做,还有一些没有人做,既有重复的部分,也有一些空白,那空白的部分这次给它补齐短板,填补空白。还有一些九龙治水的情况,多头管理,就会出现互相扯皮推诿,显然效率是低的,不太合理。


划归到审计署监管,事还是有人干的,不是说一合就没人监管了,中间有交叉重叠的部分合在一起,就给简化了,有利于提高效率。原来的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成了安排一些老同志离退休的,给他安排位置的地方了。


凤凰网财经:这几年的国企改革,您觉得有哪些进展?国有资本怎么发挥作用?


徐洪才:还是要进一步解放思想。我们最近两年在一些自然垄断领域,主要在能源、交通、电信、军工这些部门展开了混合所有制改革。改革现在也还是先积累经验,然后再推广。过去一年主要是在子公司、分公司这个层面上,今年准备在集团公司层面也要引进新的战略投资者,多元投资主体,股份制改造,包括骨干员工持股等等。因此混改的深度和广度都要大幅度的提升,大幅度的增加。


有一些领域可以让民间资本或者让私人资本处于控股地位,这是一个大的突破。在一些领域里国有资本已经低于50%了,我觉得这是一个有益的尝试。在很多领域里我们可以考虑降低国有股份的比例,让民间资本有更大的空间,这是有好处的,有利于激活国有企业的经营活力,增加国有企业的创新动力。如果老是由国有控股,那私人资本、民间资金的积极性就会受到影响。我们要建立利益共同体,连股才能连心。所以国有资本应该转变到价值管理这个方向,也就是转变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这一点上。因此建立优秀的企业制度,完善公司治理机制。


国有资本应该有所为,有所不为,不要四面出击。哪些地方有所为呢?在一些先导性的高科技领域,战略性新兴产业领域,风险比较大,这一块国有资本应该多承担点责任,或者说由于风险比较大,但是它关系到国家命脉和未来发展,民间资本有点畏惧风险,可能就裹足不前,这时候国有资本应该一马当先冲锋在前。还有就是关心民生领域,特别是公共产品,公共服务的领域,可能经济效益不是太明显,而要更多地关注它的社会效益,生态效益,在这个领域,我觉得国有资本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私人资本可能积极性不太高,这时候国有资本应该多承担点责任,这是有所为。


还有在基础设施领域,基础设施本身有很大的外部性,有带动力、辐射力,但是这些项目本身的直接经济效益可能不是太明显,这里头国有资本也要发挥更大的作用。在完全竞争的商业领域,我觉得国有资本不妨适当地收缩战线,腾出一定的空间,让民间资本发挥更大的作用,这就是有所为有所不为。


当然国有资本既要当遵纪守法的典范,做好表率,同时也应该在创新方面发挥带头作用。因为国有企业总体来看规模比较大,人才优势、资金优势、技术优势比较明显,因此在创新方面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这也涉及到国有企业本身的改革,调动企业家和科技工作者的创新积极性也很重要。国有企业家或者说共产党员企业家,要发挥先锋模范作用,要敢为天下先,勇于承担责任,勇于挑战风险,要提出更高的要求。在国际市场上要大显身手,要发挥更大的作用,这个很重要。因为我们底子这么厚实,老百姓期待又那么高。当然要建立一套完善机制,科学决策、民主决策很重要。


凤凰网财经:您讲的符合国有资本做优做强做大的要求。但有的人认为国有资本不绝对控股至少要做到相对控股,担心民营资本占大头。


徐洪才:这个担心是不必要的事情。在很多领域,国有资本发挥的作用越小越小越好。国有资本的作用越小,民间资本生存的空间就越大。如果国有资本占的比重过高,其实对民间资本有挤出效应,这个问题我觉得要高度重视。政府和国有企业对民间资本的挤出效应是客观存在的。国际国内的实践经验一再表明,挤出效应其实是效率的损失。要进一步发展生产力,我们就应该避免挤出效应。做优做大做强国有资本不能片面的理解为国有资本四面出击,一定要在所有领域保持全面控股,这种理解就太片面太简单了。


凤凰网财经:有的行业国有资本占大头,大家说“国进民退”,有的行业本来国有资本是大头,它退出或者占小头了,有的人又说“国退民进”。怎么平衡?


徐洪才:一些公益性的领域,我觉得国有资本可以考虑控股地位。商业性的领域尽可能地不要占大头,占小股甚至不参与,完全撤退,由私人资本在里边发挥主导作用。我觉得这样比较好。


现在国有资本、民营资本、外资是三足鼎立,不可能国有资本一统天下,没这必要,那也是一种倒退。改革开放我们形成了这样一个混合所有制,我们把混合所有制作为一项基本经济制度,而且探索公有制的具体实现形式,公有制不完全等同于国有。多元投资主体的混合所有制,其实有它的优势,国有资本、民间、私有资本各自的优势都能发挥,取长补短,而且是扩大国有资本的影响力,这对国有经济的发展是有利的。


凤凰网财经:国有企业参与市场竞争过程中容易引起跟民营企业的矛盾,比如去年毛振华在亚布力喊冤事件。改善营商环境,怎么能具体落到实际?


徐洪才:这就是挤出效应。首先是要公平竞争,在公平竞争的前提下,我觉得国有资本要有所为有所不为,在公益性的领域要发挥更大的作用,要有更大的作为,在竞争性的商业性的领域里面,要主动撤退一部分,不要已经先进去占了就不退了,我觉得这也不好。主动退出一部分,调动民间积极性,这有什么坏处呢?不要有狭隘的心理。让民间资本做大做强,搞活了经济,对国家有好处。要有高风亮节,要有这种风骨。


改善营商环境的方案很多,关键是要落实到位。党政部门要有责任心来主动。各地党政领导应该自我加压,有责任意识来推动各项改革。


凤凰网财经:现在混改的试点感觉没有下面自发的。


徐洪才:都在看上面的指示,一级压一级。改革总体来说是自上而下的,基层积极性高不到哪去?


凤凰网财经:员工持股会不会激发下面的积极性?


徐洪才:员工持股这个事也要规范运作,不能导致国有资产流失,也不能撒胡椒面搞平均主义,那样也没意义,还是要适当地拉开差距。撒胡椒面,你有我也有,你好我好大家好,大锅饭小锅饭平均主义,这个改革没有什么意思,不仅仅作为一种奖励和福利,要作为一种机制,机制上的变动,建立利益共同体,让大家更关心企业的经营方式。